德国政府新A350专机喷漆完毕调机前往法国
来源:德国政府新A350专机喷漆完毕调机前往法国发稿时间:2020-03-30 12:20:45


民进党当局声称“全力”帮助台胞“平安返家”,但“说”与“做”却自相矛盾。据台媒报道,海基会公布消息后,大量电话随即涌入,担心“挤不上”飞机和提出湖北到上海路途遥远的“抱怨声不断”,台胞质问“为何不比照第一批、第二批,让大家就近从武汉搭机,偏要拉到上海”。岛内媒体还质疑,只有400多个机位的情况下,如何筛选优先顺序?是先抢先赢,还是弱势优先?为什么对滞留湖北台胞从上海搭乘正常航班回去,还要进行14天集中隔离检疫,而对从其他疫情严重地区返台的民众却不采取同样措施?显然,民进党当局的做法不符合安全便利原则,徒增风险、不便和成本,不仅不是要从台胞权益角度务实解决问题,而是在制造新问题、新麻烦,并继续制造偏见和歧视。

从2月3日东航运送首批247名台胞回台至今,大陆方面一直积极务实为台胞返乡“开道”,民进党当局却以种种站不住脚的借口“封路”,直到3月7日才同意由东航、华航于3月10日共同执飞临时航班,运送第二批361名台胞从武汉直飞台湾。如今又半个多月过去,大陆方面通过两岸民航联系渠道提出,由东航或东航与华航再次执飞临时航班,就近从武汉运送仍滞留湖北的800多名台胞全部返乡。但台胞等来的台湾方面的答复,不是就近便利,而是舍近求远。

在运送滞留湖北台胞返乡问题上,民进党当局口口声声“防疫优先”,现在却要让数百台胞从湖北各地辗转数百甚至上千公里,分别前往上海去搭飞机,就没考虑过途中可能存在的防疫风险吗?他们也曾声称“弱势优先”,但按其要求指定从上海搭机,滞留台胞中的老人、孕妇、孩童等等不能就近从武汉直飞台湾,要么必须承受奔波之苦,要么被迫放弃回家。这就是台方所谓的“弱势优先”吗?

2020年3月29日0-24时,天津市本地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。

日本、韩国、智利、阿根廷等国家都有特别国债发行的案例,主要用于应对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灾后恢复、金融危机或主权信用危机的对冲等。

除向社会公众发行的0.2万亿元,还有1.35万亿元的特别国债,定向发行给当时还没有上市的农行。因为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》规定,央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,不得直接认购、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。

截至3月29日24时,天津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30例。(在院30例,其中重型2例,普通型19例,轻型9例;中国籍26例、美国籍2例、法国籍1例、菲律宾籍1例)

这笔1.35万亿的特别国债体现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。新京报记者从2007年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看到,当年央行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由1月末的约0.28万亿元,增长到年末的1.63万亿元。2017年,部分2007年到期的特别国债进行了定向续作,截至2020年2月,央行资产负债表中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余额为1.53万亿元。

3月27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研究部署进一步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。会议提出,宏观政策力度要加大,要推出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。在财政扩张上,主要做了三点部署: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、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以及发行特别国债。其中,特别国债被业内视为“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”,我国历史上仅发行过两次。

用“特别国债买外汇储备”这一点,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曾多次在公开演讲中提到。就在2019年12月末的“地方债市场建设与发展研讨会”上,楼继伟还提到,政府债券流动性有所欠缺,而国债发行机制没有利率扭曲,流动性更好。可考虑大规模发行特别国债,如发行特别国债购买当前一半的外汇储备,大约可向市场释放10万亿元国债,足够流动性的国债可为央行提供货币政策操作工具。